返回首页

@ 2019.06.23 , 12:00

考古学家发现2500年前的大麻

吸食大麻可能不只是现代的消遣,因为考古学家发现了早期的确切证据,表明人类早在2500年前就开始吸食这种致幻物质了。

考古学家在10个木质火坛中发现了燃烧过的含有高水平四氢大麻酚(THC)的大麻的痕迹;这些火坛出土于中国西部帕米尔高原上的吉尔赞喀勒墓地,一同出土的还有8具人类遗骨。

这些火坛都盛有一种神秘的残留物,后来的化学检测很快的就揭示了残留物正是大麻。“我们识别出了大麻的生物标志物,着实让人兴奋,”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学和人类学系的教授Yimin Yang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跟记者说道。

数十年来,研究人员都清楚,生活在中国东部的古人类早在公元前3500年就开始种植大麻了。但是这些大麻是作为油籽和纤维农作物,它们含有的致幻物质很少。换句话说,古人种这些大麻不是为了high。

但是,火坛中残留的大麻却是另一回事。可能古人有目的选择THC高的大麻,然后在葬礼上抽大麻作为仪式或者宗教活动的一部分。“比如说,或许他们这样做是想要和神灵或者逝者沟通,”研究者在文章中写道。

古墓

考古学家对吉尔赞喀勒墓地的发掘工作始于2013年,然后被这个盛有加热石头的火坛吸引住了。为了判断古人用它烧过什么,考古学家和Yang的团队合作,该团队使用了一种名为气相色谱—质谱分析(GC/MS)的技术来分析火坛中的化学残留物。

在第一个测试中,研究人员在一个火坛的碳化木质内壁上发现了大麻的生物标志物。然后,他们又分析了一个来自新疆吐鲁番有着2500年历史的Jiayi古墓中的大麻样本,当时这个大麻被作位裹尸布放在一个男性的胸前。这个检测发现了保存下来的大麻成分,包括大麻酚(CBN)、大麻二酚(CBD)以及大麻环酚(CBL)。

虽然THC不好保存,但是CBN是一个好的指示器。研究者在木质火坛和两块石头上发现了丰富的CBN,表明其THC水平要比野生大麻中的含量要高。作为对照,他们也检测了火坛外侧的样本,但是没有发现大麻的痕迹。

研究者表示,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墓葬更符合古代中亚地区(包括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等国)的古代丧葬习俗,而不是中国的。

致幻大麻哪儿来的?

大多数野生大麻,以及早期种植的大麻种类所含的致幻化合物水平较低。那么这些高THC的品种是哪儿来的?

研究者有着两种主要观点。或许有一种高THC的野生植株自然出现,然后人类发现并开始培育。“我同意人类总会寻找那些对自身身体有效果的野生植物,尤其是有致幻效果的,”德国马克思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实验室主管Robert Spengler告诉记者说。

高THC水平的大麻是怎么出现的呢?研究人员认为,由于吉尔赞喀勒墓地处于海拔超过3000米高的山上,或许是大麻所遇到的压力源让它们产生了更多的致幻物质。

研究者说,按照这个思路,高山上极端的环境——比如低温、缺少营养、紫外线强度高以及高强度的光照——可能导致大麻如何产生或者代谢特定的化合物发生了改变,进而促使致幻物质的含量增加。

“这就是潜在的将这些有着高THC的大麻和更高的海拔地区联系在了一起,”Spengler说,“不过这全是一些理论,所以我们也没法准确指出高THC含量的机制是什么。”

另外一个观点是人类——要么是有意而为要么是无心插柳——在提高大麻的致幻物质上起了作用。或许人类种植了不同品种的大麻,然后得到了更高THC水平的大麻品种。

“其中有一些可能只是在从高加索到东亚的运输途中就迅速的被人类驯化了,”Spengler说,“因此,可能当时人类仍在给予这些大麻进化改变,虽然方法不是通过集中精细培育。”

不过他表示,这些致幻大麻是出自大自然之手还是受到了人类的干预仍没有盖棺定论。

该研究也是研究大麻起源和历史用途的最新文章。5月份的时候,另外一组研究者根据对一个花粉化石的分析,提出了大麻可能起源于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区的假设。这一新发现“提供了又一个‘中亚未解之谜’的生物分子考古学谜题,以及它在数千年中对人类农业和生物发展的影响,”费城宾州博物馆的生物分子考古学项目的科学主管Patrick McGovern告诉Live Science说,“还有更多的谜题等着我们破解。”

本文译自 极速11选5计划,由译者 极速11选5计划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
返回首页